自创“五步调解法” 重庆璧山七旬调解员成功化解近千起矛盾纠纷

73岁的巫正明,是重庆市璧山区的一名高龄调解员,自2002年开始接触调解工作以来,他的生活似乎就和“纠纷”“矛盾”扯上了关系。

如何让身处“权益纷争”中的当事人各自获得自身最大的权益,如何让自己能在调解中公平公正地解决难题,为了让调解少一些“火药”多一些“柔情”,一直以来,他坚持用心介入、用情调解、用理服人、用法解决,总结归纳了“听、析、断、联、调”的五步法,集中化解死亡事故引发的纠纷,为当事人争取了最大的合法权益。

2010年,巫正明退休后被返聘,继续担任调解员的工作。

他的办公室位于璧山区应急管理局的四楼,长年以来,办公室的门都是敞开着的,即便是夏季最热的时候,他也会留一个缝,他说:“要是群众找我,我怕门关上了,他们会以为我不在。”

正是这样把群众装在心里的做法,巫正明也得到了群众广泛的认可,亲切地称他为“老巫”,甚至有“老巫出手,调解有望”的说法。2016年,巫正明被重庆市司法局评为重庆市人民调解能手。

璧山区应急局有关负责人这样评价巫正明:该同志先后在十个单位工作,工作期间严格要求自己,坚持工作第一,虽进入古稀之年,但退休后返聘十三余年,作为一名有着五十一年党龄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巫正明始终坚持每天提前1小时到岗,在事故处理中坚持依法依规、客观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既要维护受害者家属的合法权益、又要保护企业的合法权益。

阵仗翻天的“纠纷”背后 隐藏着一起不为人知的抑郁故事

2021年10月30日,临近冬季。

位于璧山的一个房地产项目公司拨打了110的处置电话,称该公司一位刚入职一个多月的员工在正在销售的楼房中跳楼身亡。事故发生后,巫正明受邀前往调解。

经过对双方问询,巫正明发现,要解决这个矛盾就必须先了解清楚这位名叫小李(化名)的年轻女士跳楼的真正原因。

经查,9月24日,刚生完孩子没多久的小李应聘到这家房地产公司担任销售一职,10月30日上午11点30分左右,她从一栋已经有人装修入住的楼房楼顶上(15楼)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小李的亲属在得知消息后,集结了几十个亲戚朋友来到售楼部,敲锣打鼓了足有两天,双方根本无法正常交谈,严重影响企业运营,很多准备来买房子的消费者看到这样的情况,纷纷选择离开,甚至放弃了置业的念头。

11月1日,巫正明接手调解,在与双方交谈后他了解到,小李的家属认为,她是在上班时间从工地坠亡的,必须按照工伤保险赔偿。

而公司则认为,小李才生完孩子不久,来公司上班后和同事之间没有矛盾,跳楼原因可能与工作关系不大。

“好好的人无端跳楼的可能性很小,我建议应该先由公安部门查查死者的就医记录。”查询结果印证了巫正明的想法,就医记录显示,死者曾有过到重庆中心城区医院看抑郁症的病史,且手机中留有大量浏览抑郁症该吃什么药的记录。

在证据面前,死者家属不再否认,接受了按意外死亡的赔偿金额30万元的调解建议。

“我们的调解,不是要把某一方的利益调解到最大化而去损害另一方的利益,而是尽力还原事件真相,最终为双方的调解寻找到可以接受的平衡点。”巫正明说。

在情与法之间寻找平衡 他的调解让当事双方都满意

时间回到2019年底,再过几天,即将迎来新年。

一位来自湖北武汉的男子从高楼跳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但遗憾的是,他坠地的瞬间,也将在地面正常行走的两名无辜女孩砸中。

在了解到当事三方的家庭情况后,当时年近70岁的巫正明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跳楼的男子从小父母离婚,缺少关心,也因此性格孤僻,这一次来重庆前,他先去了西藏散心,把重庆作为他最后的归宿。”

“被砸中的两个女生,一个是失独家庭的再生子女,另一个则是独生子女。天降横祸,让这两个家庭一夜之间陷入无穷无尽的悲伤之中。”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

但巫正明深知,作为调解人不能被情绪所裹挟。

在收拾好情绪后,他开始安抚女孩的家属,同时了解他们的想法,“毕竟人死不能复生,为她们寻找一个公道是我这份工作的意义所在。”巫正明说,“根据五步工作法的原则,听是第一位的。”两位女生家属认为,跳楼的人应对他们进行赔偿。

“析”是第二位,经过分析,他认为,跳楼的人已经死亡,其又没有直系亲属,根据警方调查没有财产可以执行,这一诉求被中断。

“断”是第三位,通过判断这起纠纷案例能为受害者争取到多大的利益。

“联”是第四位,推进部门工作联动,在这起案例中,经多方联动协调,最终对女孩的家庭进行了赔偿。

“调”是第五位,也就是老巫的调解方法,在整个调解中,老巫始终保持情绪和当事双方一致,“感同身受”地去为当事人争取合法利益,同时,关心他们的情绪,帮助他们尽快从低谷中走出来。

坚持不断学习法律政策 “五步工作法”被赋予更多新的定义与内涵

老巫的办公室里,堆着数十本法律政策相关的书——《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安全与职业卫生法律法规》等等,随便打开其中一本,上面都有很多他亲手写下的批注。

比如《民法典》中,老巫批注“紧急救助的责任豁免”这一部分内容,“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是指一般所称的见义勇为或者乐于助人的行为,不包括专业救助行为。”

“这些是我们日常调解工作中经常会遇到的专业知识,如果自己都解释不清楚,就无法说服当事人,更别说进行调解了。”巫正明说,随着不同法律法规的实施,对于专业的调解员来说,不断掌握并更新法律知识,是必需的。

所以,来来往往的人常能看见在璧山应急局的办公室里,总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只要没有调解的工作,总会伏案翻阅相关法律法规。

不知道的会以为他的家庭毫无牵挂,但事实上,老巫的爱人身患癌症,需要人照顾。为了能做好调解工作,他每次出门前,都会安排好老伴儿一天的生活起居,晚上回家还会再亲自照看爱人的身体情况。难得的是,10多年来,老巫从未有过一次因自身原因不到岗的情况。

在巫正明的办公室不仅有大量法律书籍,还有一面特殊的锦旗挂在门后。锦旗上面写着:敬业正直 为民解忧。

值得一提的是,送锦旗的不是某一起纠纷事件中的受害者家属,而是2021年11月老巫处理的那次年轻女士在公司跳楼身亡的案件中的地产项目开发商。

刚拿到锦旗时的他感到有些奇怪,“按理说,在调解中,他们支付了补偿款后,即便不讨厌我也谈不上喜欢我,但他们送来锦旗的时候,却说非常感谢有我出面调解。”

原来,这家企业在当时发生事故后,经巫正明指出了其存在的其他问题和漏洞,他们及时对逝者家属进行了赔偿,同时也对那些问题进行了解决和弥补,企业负责人诚恳地说:“我是真心实意地感谢老巫解决了那次纠纷,让我们能正常营业,也为我们找出了潜在漏洞,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多年来,通过日常的调解工作不断进行探索,老巫建立起的这套以党建为引领,包括倾听当事双方声音、分析矛盾主要方向、判断双方该担何责、推进部门工作联动、调解必须依法依规这五项工作同步进行的“五步调解法”,有效地将党的政治优势和调解优势转化为基层社会治理效能,为推动党群同心同向同力以及和谐家园的共建共享贡献出了自己的一份积极力量。(文/  何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