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安盟:沙地歼灭战 胜势何以成?

雪后的岭上兴安银装素裹,彼时的阿尔山林海苍茫,成群的黄羊、狍子等野生动物在此觅食、嬉戏,宛如一个没有围栏的动物园。另一边位于兴安盟南部的科尔沁沙地,皑皑白雪下连片明沙犹存。

位于大兴安岭山脉和松嫩平原之间的兴安盟,像一道天然的立体屏障,坐落在东北森林带和北方防沙带的交接处。于兴安盟而言,绿色始终是最珍贵的底色,生态始终是最鲜明的价值。

近年来,兴安盟积极推进荒漠化综合治理和“三北”等重要生态工程的建设。通过努力,全盟的森林覆盖率和草原植被盖度分别达到了33.44%和74.14%,比全区平均值高出10%和30%。根据第六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调查的数据显示,与第五次调查相比,兴安盟的荒漠化面积减少了53万亩,沙漠化面积减少了112万亩。这些显著的数字证明,兴安盟的生态系统已经明显恢复并得到提升,实现了“绿进沙退”。

成绩面前,兴安盟人清醒地看到,兴安盟荒漠化防治和防沙治沙工作形势依然严峻:连片明沙犹存、流动沙丘未稳、盐碱地侵蚀沟交织叠加、耕地沙化仍在蔓延、治理不系统碎片化、禁牧不彻底、过牧尚未根治等问题依然存在。

2021—2030年,是“三北”六期工程的建设期,更是坚决打赢科尔沁沙地歼灭战的关键期。2023年10月25日,兴安盟举行了推进“三北”六期工程建设暨科尔沁沙地歼灭战集中会战,正式吹响了这场歼灭战的集结号。

这场歼灭战,该怎么打?

锚定2030年,深耕规划,厘清思路。一场以“三区六地分区施策、一轴两带重点攻坚”为布局的科尔沁沙地歼灭战在兴安盟已然打响——

在兴安盟全境启动“三北”六期工程,编制科尔沁沙地歼灭战实施方案,将全盟六个旗县市分为核心攻坚区、协同推进区、巩固拓展区,分类施策,并在核心攻坚区以霍林河为轴,划分南部核心治理带、北部重点治理带进行重点攻坚,采取“科技措施”“工程措施”“生物措施”三措并用的方式,以及山水林田湖草沙综合治理的思路,力争到2030年实现502.96万亩沙地全部完成治理,185.81万亩土地沙化趋势得到有效遏制。

从“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全力打赢一场科尔沁沙地歼灭战,注定关键,也必定艰难。

在科右中旗好腰苏木镇花灯嘎查的5000亩半流动沙丘地带,3米见方的网格状沙障从无到有渐次铺开,构筑起一道道绿色屏障。

“近年来,科右中旗通过造林、种草等综合措施,治理沙化土地35万亩,但仍有468万亩沙化土地和162万亩沙化趋势土地仍需治理,任务艰巨、使命重大。”科右中旗委书记蔡宝军表示,接下来,科右中旗将按照先攻克难点、再全面铺开、最后巩固提升的步骤,分年度推进治理任务,围绕谋划的“1线、2区、3带、4禁、5投入”的系统作战思路,实现区域可治理沙化土地全覆盖,确保“真歼灭、率先歼灭、高质量歼灭”。

观棋布局,全面把握;落子有力,精心策划。在全面摸底、反复研究、充分论证的基础上,兴安盟确定了2024年至2030年“三北”六期工程建设的具体需求,共计1734.92万亩。2024年,兴安盟计划投资31.66亿元,实施5个项目、12个子项目的建设。

打好打赢科尔沁沙地歼灭战还体现在山水林田湖草沙的综合治理中。

隆冬时节,在科右中旗杜尔基镇的小流域水土保持综合治理工程现场,一道道沟壑蜿蜒曲折,沟坝上的石头整齐堆砌,一排排文冠果、五角枫、柠条等树苗迎着凛冽的冬风,昂首挺立,成为万亩山岭的“新衣裳”。

展板上列举的穴播柠条、栽植文冠果、植物封沟、沟头防护等建设内容,凸显出治理思路的变化。

过去是“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现在则是将山、水、林、田、湖、草、沙“打包”整合到一起,通过实施防沙治沙、水源涵养、水土保持、退耕还林、重点湿地保护等工程项目,将制约科尔沁草原生态功能提升的“山碎、水减、林疏、田瘠、湖缩、草退、沙进”等问题化整为零、各个击破。

值得关注的是,兴安盟还将沙化程度最严重、生态问题最严峻的“南三北八”两个地区作为科尔沁沙地歼灭战的主攻方向。通过建设生态项目、发展生态产业、改善生态环境和生产生活条件、实施生态移民、优化群众参与生态建设利益联结机制以及创新生态价值实现机制等叠加措施,转变当地落后的生态生产生活面貌,力争实现生态生产生活“三生共赢”。(记者 高敏娜 兴安盟融媒体中心记者 周新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