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简牍绝学“用起来”“热起来”

“下午的读简课,你占座了吗?”

在兰州大学,常能听到同学间这样询问。每周一期的读简课,是同学们争抢的“香饽饽”,一座难求。

“接触简牍,让我进入了一个更加广袤的学术天地。它的瑰丽、深邃令我着迷……”谈起学简,兰州大学文学院本科生任思行一脸沉醉。

如今,像任思行这样,爱上简牍的年轻人不在少数,昔日冷门的简牍学,正走出乏人问津的窘境,越来越多被“用起来”,不知不觉已“热起来”。

甘肃是简牍大省,全国80%的汉简出自这里,出土数量超过8万枚。这些在汉代邮驿、烽燧下沉睡了近两千年的吉光片羽,记录着两千多年前华夏大地的历史风貌。

但对普通人来说,很多简牍内容晦涩,学术门槛很高。简牍学也因此一度成为“绝学”。

为了摆脱这一局面,近年来,甘肃采取一系列措施。

先从简牍保护做起,建立起专业机构。

2012年,甘肃成立简牍博物馆,这是全国唯一一家省级简牍类专题博物馆。为解决简牍只能保存、无法展示的问题,2019年又开工建设近4万平方米的新馆。

“敦煌汉简、居延汉简、悬泉汉简……这些珍贵简牍将与公众面对面。”甘肃简牍博物馆馆长朱建军告诉记者,目前,博物馆利用红外线扫描和高精度拍摄技术,已经实现了简牍管理的数字化。

“甘肃简牍的整理与研究,需要一支稳定的科研团队。”这是汉简专家的共识。

如何建立这样的科研团队?在这方面,简牍博物馆和兰州大学各有所长,又都有短板:简牍博物馆拥有丰富的简牍馆藏,急需专家助力;兰州大学有西北地区唯一的古文字学强基班,却缺乏相应的资源。

甘肃省便将这两家单位“撮合”在一起,馆校合作,互补共赢!2021年8月,甘肃简牍博物馆、兰州大学文学院联手开办“兰山论简”读简班。

目前,读简班已举办62期,吸引了一大批年轻人参与简牍学的传承和发展。

“从不辨简牍为何物,到能读懂悬泉汉简的文字,再到对其反映的社会生活提出自己的学术观点,在读简班这个温暖的家庭里,我们每天都在收获成长和进步。”兰州大学文学院古文字学强基班的本科生王瑞霖告诉记者。

一流人才的培养,需要一流学科的支撑,需要汇聚更多力量。

西北师范大学简牍学科同样实力雄厚,阎文儒、金少英等知名简牍学家相继在此任教,不仅拥有学术期刊《简牍学研究》,《河西考古杂记》《悬泉汉简研究》等优质成果也蜚声学界。

甘肃省创造条件,全力支持西北师大简牍学争创国家一流学科。

2021年,成立西北师大简牍研究院;2022年2月,将西北师大简牍学科列入省属高校国家一流学科突破工程……鼓励学校出台政策,优先支持简牍学重大项目建设和人才培养。

“通过激发青年教师从事简牍学研究的热情,学校凝聚了学科团队,推动了一流成果的持续产出。”西北师范大学副校长、简牍研究院院长田澍教授告诉记者,目前,学校很多教师参与到海内外瞩目的悬泉汉简整理工作,工作卓有成效。

“简牍,无论是断章残句还是完整册书,它承载的,是中华民族的聪明才智、光辉思想和灿烂文明。只有让它走向大众,方能更好地凝聚文化认同,坚定文化自信。”甘肃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马玉萍说。

为此,今年上半年,甘肃举办了“简述中国”全国简牍书法大展,吸引了全国众多书法爱好者踊跃参与。

“简牍书写为简牍研究提供了支撑,也极大促进了公众对简牍文化的认识和理解。”大展评审会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陈振濂感慨,“简牍之美,正越来越深入人心!”

(记者 宋喜群 王冰雅 本报通讯员 马原菲 白富宙)